您好,欢迎来到bet356娱乐场官网!

投稿须知 2019WTC专题
心里的话儿留在八里罕
编辑:梅君 来源:中国公路 时间:2003-02-16

  过了老哈河,就是宁城地界了。缓缓的山坡,展平的谷地,没有鸟的塞外原野,在深冬一览无余。高粱归仓、玉米上墙,收割后的庄稼地,仿佛分娩后的母亲,在阳光下恬静而安祥。

  我要去的八里罕在哪里呢?汽车箭一般飞过山岭田野,没有叶子的树,一排一排整整齐齐,迅速向后退去。大家一步步接近着八里罕,同行的内蒙古自治区公路局高级工程师辛国树向我讲述着八里罕,讲述八里罕30多人在道班的平凡日子。

  八里罕这个名字,我并不陌生,三年前,评选“双百佳”时,就曾有过记忆,后来又在光荣榜和报纸上看到过,还为他们的事迹深深感动。因此,要到八里罕道班送春联,给道班职工拜年,我便几天几夜激动得睡不着,心里千百次地想像着八里罕的模样,想像着道班职工生活劳动的情景。

  道班,悬挂在我心灵屋檐上的风灯!

  给道班送春联是杂志社新春组织的一次为养路工送温暖活动,在全国各地选择了有代表性的道班,分别派出记者送春联。几天来,编辑部始终沉浸在欢乐喜庆的气氛中,一次又一次地去商场,买了换,换了买,不知跑了多少回,有的要买生活器具,有的要买文体用品,精心地挑呀选呀,不知送什么好,大家都兴奋得不得了。全国公路是一家,为道班送春联,尽管不是什么贵重礼物,但它代表了大家的心意。买了几堆礼物之后,又买来了红纸、毛笔、砚台,还特地买了“一得阁”墨汁,在办公桌上争后恐后地写起了春联,可春联不是随便就能写得的,先要拟好词儿,还要像样的书法,写了一气,往墙上一挂,又灰心了,觉得写得不好看,撕了再写,还是不满意。大家所有的记者编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要把最美的春联,最深的情怀送到道班。后来,大家都不写了,请人写,请书法家来写,于是我专门请来《书法报》的主编、青年书法家肖华先生写春联,他听了这个消息,觉得很有意义,放下手中的工作,就来了,写了一副又一副,整整写了一天,其中有几副不满意的,他就当场撕了,重写。

  春联写好了,大家的办公室也成了节日的欢乐地。桌上桌下摆放的是各种各样的礼物,墙上地下,铺的挂的是大红大红的春联,人人喜笑颜开,个个春光满面,还要在办公室里照像留念。大家的心和道班早早地贴在了一起。临出发了,我小心翼翼地把春联叠起来装在包里,生怕折了,又取出来,展开了又不好装,捧在手上正犯愁,恰有人开窗户,一阵风吹来,我的春联哗哗响,我的手僵持着,心就紧了,就用身子护着,千万莫弄烂了啊!

  八里罕道班位于内蒙古S219线宁城县的八里罕镇,38名职工养护36公里公路,从1997年至2001年,连续5年被县委、县政府命名为“文明单位”。在全区开展的“三创一树好路杯”竞赛和“两改两加强”活动中,八里罕道班以高标准、高质量的绿化美化工作,以畅洁绿美的公路交通环境,以整洁美观的班容班貌,向社会展示了公路行业的崭新形象,2001年内蒙古自治区交通厅授予八里罕道班“九五”期间全区公路养护“十佳道班”光荣称号。

  大家到八里罕时,受赤峰市交通局余秀峰副局长的委托,赤峰市公路处王德成书记、徐汉信副处长等,赶路100多公里到八里罕等大家。宁城县交通局彭荣局长,宁城公路工区李贵民主任等,也早已等在那里。八里罕道班四周有砖砌围墙,一座两层小楼,去年刚刚刷新,显得格外精美,靠西边的一大片空地,是道班的菜篮子,尽管冬天已看不出青青绿绿的生机,但是一到夏季,各种蔬菜瓜果就是道班职工取之不尽的美食。宁城县交通局、公路工区的领导先容了宁城公路养管情况,自治区公路局、赤峰市公路处的领导描述了内蒙古公路工作取得的巨大成就,听了总让人激动,也很受鼓舞。

  道班职工重实际,讲实干,普遍不善言辞。八里罕道班的李玉海班长,是个黑脸膛的汉子,要他讲讲道班的情况,也是憋得面红耳赤。不过,从他的言里语里,我已清晰地感到八里罕道班的深刻变化。如今,道班有了电视机、冰箱、洗衣机、学问活动室,院内还修建了花池。道班利用空地,种蔬菜,足够大家吃的。2001年,道班还办起了涂料厂,2002年,道班三产创收1.3万元,用这些钱为职工买了面粉等生活用品,李玉海说:还留了些钱,准备再搞些三产,多创收。

  八里罕的道班工人,用长满老茧的双手和对公路事业的真诚,保持着公路的传统文明,每个周一,道班都要举行升国旗仪式,风雨无阻。每个周一,道班还要进行一次政治业务学习,总结工作,布置任务,每个职工每月都要写一篇学习心得体会。李玉海说:“大家是工人,不怕流汗,只要组织上要求,大家就一定要干好,现在道班条件比以前好多了,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

  让50岁的李玉海感到遗憾的是从来没有去过北京,他说,总想找个机会到北京看看,电视上,报纸上是见过的,可心里还是想去看看。

  在鞭炮与音乐声中,大家把大红的春联贴在了道班正门的墙上,大家都激动着,鼓掌祝贺,互致问候,新春的喜悦在每一个人的血液中流淌,我在心里告诉自己,八里罕,我会再来看你的。

  那一夜,窗外吹着啸啸寒风,如水月光透进窗来,我久久不能入睡,我想用心倾听八里罕道班的心跳,想把心中的话语说给八里罕道班听。

  道班啊!养路人生命中的驿站,悬挂在我心灵屋檐上的风灯!

0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