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bet356娱乐场官网!

投稿须知 2019WTC专题
徽乡明月丹青梦
编辑:陶必福,吴敏 来源:中国交通报 时间:2003-03-21

  因为《徽班?徽宅》作品风格的独特,杨慧生参加了“新世纪情系西部全国交通系统职工书画大展”。他的黄梅戏剧水墨人物画以独特的画风及其特殊的创作题材引起了观众和专家的注意。杨慧生专攻黄梅戏剧水墨人物画是从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的。那时,他在上海进修,有幸结识了画家关良先生。关良得知杨慧生临摩自己作品,便谓之曰:“学我者生,似我者亡……”一番话,让他茅塞顿开,开始了艺术上新的思考和探索。

  专攻水墨戏剧人物画的杨慧生,从此将创作的重点转向了黄梅戏剧人物画。自小生长在黄梅之乡安庆的他,对黄梅戏耳熟能详,在创作揣摩时,少时的记忆不断涌现脑际,他便力图重现黄梅戏有趣的情节和缠绵的韵味,他的黄梅戏剧水墨人物画在同行中很快独领风骚。为了追求更高的艺术境界,他走访了徽州各地,那些古戏台和古建筑,使他心中跳出一个念头:将徽宅与徽班有机地结合起来,创作具有历史和学问背景的戏剧人物画。

  杨慧生十三四岁的时候,为躲避安庆城里的动乱,到了怀宁县石牌镇的表爷家。石牌镇是有名的戏剧之乡,当时正是“文革“时期,村里的戏班子全散了,徽班的故事只留在了表爷的胡子里。村头那座古戏台,据说是大老板程长庚初出道时建的。常常,他在那戏台下一坐就是大半天。斑驳的台柱和台沿,默默地诉说着人世间的沧桑。那激越的徽腔、婉约的黄梅、白墙黑瓦、青石板和麻石条,唤醒了骨子里与生俱来且难以割舍的潜意识,刹那间,杨慧生知道自己这些年来躲在画室里溯古求今、东寻西找的是什么了:记忆中的徽班以及徽宅,古戏台上曾经演绎的热闹和喜庆、凄苦和无奈以及戏台上那意味深远的戏联,这些无不激发着他的创作灵感。在构思和创作《徽班?徽宅》系列的那段时间里,他在乡村里与戏班密切接触,那些浅斟低唱一次次在他的心头萦绕。10年间,他苦苦地追求和探索,不知多少习作被扔进了废纸篓。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他终于磨出了一把在画坛闪闪发光的宝剑:《徽班?徽宅》水墨系列10幅。

  它记录的可能是现代城市居民的一种记忆,一种梦幻,杨慧生这样说。这些远去的记忆,是一种历史的负载、岁月的更迭、人世的沧桑,正是因为它的远逝,留在人们脑海里的只有一种梦幻。杨慧生在长达10年的艰难孕育之后,以一个画家审美的眼光,以一种鲜明的美的空间组合,将其立体、清晰地描绘出来。《徽班?徽宅》水墨系列成功之后,杨慧生并没有简单地重复自己,而是不断地精益求精。构图的变化,笔墨的变化,显出愈加遥远的时空距离。最近,为了突破创作题材,杨慧生开始创作“高士”系列作品,他通过更加自由的笔墨和更加随意的画面表达出“饮中八仙”、“竹林七贤”、“八仙过海”和唐宋八大家以及茶圣陆羽等“高士”的精神内核。回顾自己走过的艺术之路,杨慧生感觉颇为艰难。不在专业文艺单位工作,所有的创作都只能用业余时间,多年来,无数个夜晚是他艺术创作的白天。他常常半夜灵感袭来,便马上起身用笔抓住可能稍纵即逝的灵感火花。他更知处处留心皆知识的道理,在家里、办公室里各放一本速写本,随身还带一本,随时随地记录下所见、所思的素材,正因为如此重视个性化的素材积累,他的作品中的人物才能形态各异。杨慧生的画表达着传统与现代的矛盾以及矛盾的对立统一,那别出心裁的水墨表现,赋予画作幽默和哲理的意味,反映出他在构思和创作时的思考和感悟。他是用心去画他的感受,努力寻找现代审美观念与传统精神之间的契合点,力图使传统水墨画带上现代的印记。他之所以这么画,都是“用我心,画我思,达我想”。

  杨慧生,安徽省马鞍山市交通局下属的太白旅游服务企业工会主席、民革马鞍山市花山支部主委、马鞍山市花山区政协常委,以及民革马鞍山市中山画院院长和马鞍山市文艺理论研究会会长。

0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