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bet356娱乐场官网!

投稿须知 2019WTC专题
静静的温榆河
编辑:中国历史博物馆研究馆员 王永谦 来源:中国交通报 时间:2003-03-27

  很早以前,中华民族的先民就已定居在温榆河流域。

  历史上,温榆河发挥着开渠灌田、漕运军饷、为北京提供城市用水等功用,尤其是其与京杭大运河北段相接,既与河运相连,又与海运相通,成为全国水路运输的重要组成部分,沟通着塞内外各民族间的贸易、学问往来。

  温榆河―― 北京最古老的天然河道

  古人认为,温榆河由无数泉水汇流而成,便称之为“百泉水”。

  温榆河首次载于史册时名为“温余水”,简称温水,直至辽代,始改今名。温榆河为潞河上游,属海河水系,是北京地区最古老、最重要的一条天然河道。温榆河正源为关沟水,出自关山,流经今北京市海淀、昌平、顺义、朝阳、通州等五区,至通州北关闸为止,全长约60公里。通州北关闸以下河道,名为潞河,东注于海。

  温榆河正源的源头,出自今北京延庆县南境“居庸界”山诸泉,泉水温热,隆冬不冰,温余水即由此得名。温榆河的别源,为数甚多,主要出自西山诸泉,其次出自北山诸泉,这是温榆河在水源上最突出的一大特点。其他诸泉之水,分别汇成温榆河上流三大支派:源出西山诸泉之水,一支注入正源经流,称北沙河,又称双塔河;一支位于北沙河南面,称南沙河;另外一支源出北山诸泉之水,称东沙河,温榆河中游通称沙河,自昌平流入顺义县西南境,俗称西河;东南流经天柱村,再往东南10余里有温榆河渡,附近有战国齐长城遗址;流至县东南与通州交界处,便与潮白河交汇,入通州境;流至州城北关闸,即以此闸为分界线,以上河道统称为温榆河,以下河道因为汉代始于其地置“路县”,遂名之为潞河。明清时期,潞河变成京杭大运河北端的一段河道,所以又名北运河,其水东南流经香河、武清二县,至天津丁字沽,与卫河即南运河合流,东入海河,由直沽注于海。需要说明的是,潮白河是由潮河与白河合流而得名的一段天然河道。潮、白二河在顺义牛栏山下有一处天然交汇地,在临近密云城西南的杨家庄还有一处人工改造而成的交汇地。明代,俺答等部众屡次入塞寇扰,直逼京师城下。于是,蓟辽总督移驻密云,增兵防守,从而使漕运军饷日益增多。但漕运军饷只能抵达牛栏山下,然后陆运至密云城龙庆仓,十分艰难。明嘉靖中,杨博出任蓟辽总督,他“分区列戍”,“画地为防”,并采纳该道参政李蓁的建议“疏渠筑坝”,导引潮河于县城西南杨家庄与白河合为一流,“水深漕便”,使漕运军饷直抵城下,直至清代,仍沿此制。温榆河至通州北关闸以下称为潞河,南接卫河,卫河旧名御河。在西汉时,卫河自涂沧州以下原为黄河故道,东汉时期,变成漳水与大清河的河道。三国时期,曹魏引白沟河入之,开为丰虏渠。隋代循平虏渠故道,并利用滹沱河下流一段河道,开修为永济渠,直至唐代仍沿用之,通称御河。明清时期,卫河成为京杭大运河从临清至天津的一段,北接潞河。相对而言,潞河称北运河,卫河称南运河。无论潞河与卫河,还是直隶其他各天然河道,都汇于“海河一门”,均属海河水系,而总归以“天津为众水出海之路”。由此,温榆河下流既与河运相接,又与海运相通,成为全国水路运输的重要组成部分。

  历史上的温榆河

  自秦代以来,历代统治者对温榆河的开发利用无不予以高度重视。2000年以来,温榆河对巩固边防、开发边疆与北京的城市建设,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开渠引水,灌溉稻田

  秦统一中国后,历代统治者对温榆河流域农田水利的开发都很重视,特别是金、元定都燕京以来,对“京畿地区”的水利兴修也更加重视,因此,北京地区的历代古渠遗址甚多。东汉初,张堪任渔阳太守,管辖狐奴(今顺义)、潞(今通州)、雍奴(今河北武清)等八县。当时,匈奴入侵,张堪“率数千骑反击,大破之”。边界平静之后,他便在狐奴“开稻田八千余顷,劝民耕种,以致殷富”。狐奴县为潮、白、温三条河流交汇之地,而张堪所开的“八千余顷”稻田,显然是利用这三条河水灌溉的,这是京北一带最早见于史书记载的农田水利灌溉工程。

  至北齐河清年间,朝廷为防突厥来犯,在边塞沿长城各险要处“斩山筑城”,“又导高梁水北合易京,东会于潞,因以灌田”,于是“公私获利,边储岁积”。至此,京北灌区已遍布整个温榆河流域。

  到了唐代,幽州都督裴行方引水灌溉,开种稻田数千顷,仍属京北这一灌区。历宋及元,直至明清,温榆河流域便成为稻米之乡。

   架通南北漕运

  历代统治者十分重视疏浚温榆河,以通漕运,供给八达岭至居庸关乃至宣大一带长城各关口城堡戍边将士军饷。东汉初期,匈奴统治阶级内部主张与汉代敌对的势力重新得势,他们又控制了乌桓族,并率领乌桓族与新兴的鲜卑族贵族发兵骚扰北方,入塞横行劫掠,致使边境百姓愁苦不堪。上谷太守王霸经年与匈奴、乌桓作战,身经“大小数十百战”,“颇识边事”。他上书建议从温榆河运输军粮,以省陆路转远之劳。因此,漕运军饷粮船即从潞河装载起航,沿温榆河溯流而上,运至昌平,然后转为陆运,历经南口,出居庸关,西行约60公里,直达沮阳城(今河北省怀来县),或者继续西行,用牛、驴驮运,穿越恒山山谷,输往宣化、大同等地。这是温榆河漕运最早的历史记录。

  北魏、隋、唐及北宋初,历代都设有河北转运使统领温榆河漕运事。自辽金定鼎燕京以来,居庸关则为“北平之咽喉”,与紫荆、倒马合称“内三关”,分列重戍。元、明、清三代均于此关设“卫”,于南、北口各置“千户所”,总称“军屯”。为了漕运军饷,元代大力开发温榆河水利资源,相继开通数条“漕渠”:一是在上游将双塔河开阔浚深,名“双塔漕渠”,从而使漕运从昌平城向上延伸至南口;二是导引高梁河水东至深沟村入于温榆河,并修筑七处闸坝以节制水量,名阜通河,又名闸河,也称坝河,从而将漕粮自通州运至今德胜门外粮仓收储备用;三是引导温榆河上源之水,开凿通惠河,从而将漕粮自通州运至京仓收储;四是于顺义白河东岸吴家庄西南龙王庙前,斜开小渠二里许,引水至坝河上湾之深沟坝入于温榆河,以通漕运;五是于通州城北通惠河积水处开一条小渠,引水至深沟村西水渠,入于温榆河,用小料船运载,将漕粮自通州土坝运至“乐岁”、“广储”等仓,积贮粮米70余万石。这就为明清两代的温榆河漕运打下了良好基础。

  明初,成祖将帝王陵寝选址在昌平北面,经几代营造,形成明十三陵。温榆河漕运既要向居庸关等城堡关口运输军饷,又要供应守陵官军粮饷,其漕运任务日趋繁重,漕运地位更显重要。隆庆年间,明陵寝已增至八座,守陵官军也相应设置八“卫”,所需粮饷自然增加。因此,“户部奏请开浚榆河,自巩华城达于通州渡口,运粮四万石,给长陵等八卫官军月粮”。其中,仅供应诸陵“江北梗米”一项,每年经由温榆河的漕运数额就达20万石,可见温榆河的漕运任务是何等繁重。

  到了清代,满洲上三旗守卫京师驻军在清河镇,为此于康熙年间“开会清河”,船自通州石坝装载粮米启运,至清河口转沙子营,再溯清河而上,交兑本裕仓收储(今德胜门外)。清代运经居庸关等各关口军饷,大体承袭明代温榆河漕运之制。

   经济学问交通要道

  安平之时,温榆河经流一线,为塞内外各民族贸易往来的交通要道,促进了各族人民之间的经济、学问交流。长城内外,很早以来就有中原汉族与塞北各少数民族贸易交换的“关市”,并逐步形成相对固定的“互市”地点,称为“榷杨”。秦汉之际,中原战乱,关市一度中断,但匈奴百姓却乐于与汉人互通关市,即使汉匈之间发生大规模战争,仍不愿放弃。汉初推行和亲政策,开放“关市”,准许两族人民贸易交换,互通有无,并与匈奴约定,以长城为界,塞外属匈奴游牧地区,归单于管领,塞内属汉族耕织的农业经济区域,由汉帝统治。两汉时期,包括温榆河流域在内的幽州地区(相当于今河北省北部),其经济开发与关市贸易繁荣昌盛。

  此后,经过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民族大融合,直至隋唐,虽然塞北各少数民族的构成已发生很大变化,但因南北大运河的开通与部分塞外民族内徙并与汉族杂居,塞内外各族人民之间的经济、学问交流,不仅比以往更加频繁,而且在规模与活动范围上也不断扩大,这就使温榆河在交通上的地位日益重要。北宋时期,温榆河成为塞北与东北各地商旅通往中原的必经之路。到了明清时期,商船自通州溯温榆河而上,直驶至巩华城安济桥下,雨季水泛时,即于“安济桥下贸易”;同时,“牛羊驴马骆驼自塞入(居庸关)者络绎不绝,游者多侧立以避”。这一历史时期,北京已成为全国性的政治中心,加之后来京杭大运河通航,作为国都“东门”的通州也就随之成为全国水路运输的交通枢纽。

  温榆河与河运相接,更与海运相通,向来是塞内外各族人民贸易往来的交通要道,对促进长城内外社会经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温榆河水养育京城百姓

  北京自成为都城之后,便从过去边防军事重镇发展成为一个全国性的政治中心。北京建都后,其城址虽然逐步向北迁移,建造规模却更加宏伟壮丽,但根本目的都是为了解决皇家苑林湖泊与京师通漕河道的水源问题。事实证明,既然永定河水不能利用,便惟有温榆河水可资利用。因此,元、明两代在都城设计、规划时,都将城址从金中都旧址向北推移扩展,甚至还将温榆河上游一条支渠高梁河圈入城内,并开凿新渠导引温榆河别源西山诸泉之水,或入高梁河而环绕流经皇城内外,以供应皇家苑林湖泊用水;或入高梁河下流与护城河合,通过闸河以济漕运。

  温榆河及其上源西山诸泉之水,既为首都北京提供了水质优良的城市用水,又为通州至京师一段运河即通惠河的漕运提供了水源,对北京城市的发展起到了重大作用。而今,这些皇家苑林与其河道支渠经北京市各级政府开发利用,已成为国内外各界人士观光旅游的胜地。

   不可替代的自然人文胜景

  自辽代以来,特别是到了清代,我国已形成多民族统一的国家,万里长城逐渐失去它原来的意义。温榆河流域上游地区也从古战场逐步转变为都城北京上自帝王、下至平民百姓休闲娱乐的良好场所,承担起宏扬祖国历史学问的作用。

  温榆河流域几乎到处都有历史遗迹与遗址:如居庸关至南口,有塔跨于街,谓之过街塔,塔之下拱如石桥,两边雕刻金刚像,杂以佛经,工巧精绝,字称上品;又如州西约8里之昌平旧县,建有“狄梁公(仁杰)祠”,自唐代以来,每年四月初一开始举行“赛会”,方园数百里的人皆赶赴庙会,热闹非凡,此祠元代重建,明代加以修缮,而“赛会”沿至于清。

  此外,在百望山下有“玉斗潭”,深不可测。其北10里为灌石,驻跸山在此。西望白虎站,深若天井。山上建有栖云台,山下有石林、石釜,金章宗曾游于此。

  温榆河上游特别是昌平地区为北京北部交通要冲,是辽、金及元、明、清五个朝代帝王“北巡”的必经之路。如今这一路上,诸多“行宫”、“驿馆”与“驿站”,昌平又名榆河驿,或称昌平驿。

  由于昌平州东南有“海子”,“水燠如沸”,名新汤泉,为名泉之一,泉水四时常温,浴之可治疗疾病。

  至嘉靖时,因温榆河下流之沙河为明帝视察陵寝之路,因此建有行宫,环以城池,名为巩华城,并设官戍守,南护京师,北卫陵寝,东可蔽密云之冲,西可扼居庸之险,实际“增一北门重镇”。总之,温榆河流域特别是上游地区,拥有山川风景、水利、温泉等自然资源,也有着社会政治、经济、军事、学问等诸多方面内容的资源,是人们休闲与学问旅游的良好场所。

0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