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bet356娱乐场官网!

投稿须知 2019WTC专题
“赌博企业”覆灭记--宁波港警方摧毁一特大赌博团伙
编辑:林存君 来源:中国交通报 时间:2003-03-27

  赌徒参赌被警方查获处以罚款后,竟然可以凭警方的“处理决定书”到“赌博企业”报销,赌徒欧斗被打伤的治疗费也可由“赌博企业”支付。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这个以股份制形式纠合而成的“赌博企业”,居然像正规企业一样,雇佣人员,组织管理。2003年2月24日,宁波港警方经过两个多月的深入侦查,终于摧毁了这个罪恶累累的“赌博企业”。

  2002年下半年以来,宁波市镇海区后海塘仓库区附近的鱼塘、海塘等处的简易房、工棚内,经常有来自市内外各地的赌徒进行赌博活动。宁波港公安局在广大群众的配合下多次采取措施进行整治,但因后海塘仓库区地形复杂、人员混乱,加上赌博团伙组织严密,赌徒有恃无恐,这里的赌博活动一直无法杜绝。

  一场血战“赌博企业”浮出水面

  2002年12月7日下午,宁波港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

  后海塘仓库区附近的简易房内有人打架,3名赌徒被捅伤,现已被群众送往医院救治。宁波港公安局马上派人前往案发地点。民警到达现场时,发现现场一片混乱,草丛里依稀可见斑斑血迹,而犯罪嫌疑人早已不知去向。刑侦人员经过查访,了解到发生殴斗时,鱼塘简易房内有30至40名赌徒在赌博。可能在赌博过程中,两伙赌徒发生争执,并发展成群殴。当时场面非常混乱,参赌人员四处逃窜,很难确定是谁持刀伤人……  次日,经过医院的全力抢救,3名受伤者苏醒,民警马上向他们了解情况。3名受伤者是常山县的徐某、何某和胡某。案发当天下午,他们一起在简易房内赌博,徐某与另一方的一名赌徒因赌场上的琐事发生口角,继而互相殴打,对方拿出刀来一阵乱捅。何某、胡某怕徐某吃亏,上前帮徐某,也被对方乱刀捅伤。持刀人在混乱中逃窜,谁也不知他们的姓名和住处,亦不知他们逃往何处。

  一场血战,暴露出这里赌博活动的猖獗,宁波港公安局领导对该案十分重视。他们分析案情后认为,虽然犯罪嫌疑人下落不明,但案发当日赌场内的赌徒目击了整个发案过程,只要抓获开设赌场、聚众赌博的犯罪嫌疑人以及其他一些参赌人员,就可以查明凶手的去向。

  由于受伤者还在医院接受治疗,犯罪分子还在潜逃,侦查难度很大。办案民警放弃春节休假,深入细致地调查访问,并耐心地做好受伤者的工作,让他们把赌场内的秘密情况全部反映出来,从而初步掌握了后海塘区域内开设赌场的情况:2002年下半年以来,宁波镇海的马霞先后纠集宁海县的张某、陈某等人,租用镇海区后海塘仓库区附近及镇海区蛟川街道陈家村等处的简易房、临时工棚,开设赌场,聚众豪赌。

  擒贼先擒王“董事长”落网

  警方根据所掌握的情况,马上开展侦缉马霞等人的行动。

  2003年1月,侦查人员发现了马霞的踪迹,并于1月17日16时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将她抓获。民警连夜开展审讯。马霞是个43岁的老赌徒,十分狡猾,态度蛮横,抵抗心理和侥幸心理十分突出,审讯难度很大。不过,当审讯人员举出确凿的证据时,马霞的心理防线终于彻底崩溃了。马霞自去年10月以来,纠集宁海的张某、陈某和北仑的付某等人拼股,租用镇海区后海塘仓库区等处的简易房、临时工棚,一天三场地开设赌局,由这些“拼股老板”招来赌徒,每场有20至30人,参赌人员一次投注1000元至2000元左右,台面款多达3至4万元。马霞等人在赌场内以5%的比例向赌徒们抽取费用,平均一天非法所得1万多元。至案发时,仅马霞个人非法所得共计人民币5万多元。同时,这个赌博团伙完全以企业企业的形式进行操作,开设赌场期间,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俨然成了一个“赌博企业”。更为严重的是,在赌场内如发生赌徒被公安机关查处罚款的情况,赌徒可凭公安机关开出的“处理决定书”,到这个赌场报销相应费用。在上述伤害案件中,受伤赌徒的医药费等4万多元费用,就是由“赌博企业”支付的。这个“赌博企业”雇用专人看管赌场、招徕赌徒、记录赌帐、“望风”等,并雇用两辆“专车”负责接送赌徒。据查,该团伙支付所雇用人员的“工资”以及赌场租用费,一天就是5000元。

  将计就计一网打尽“赌博企业”

  马霞被公安机关抓获的消息传开后,“赌博企业”的成员及大批赌徒纷纷潜逃,给抓捕工作带来很大困难。2003年春节期间,侦察人员获悉,“赌博企业”的付某、叶某分别在北伦、镇海开设赌场,聚众赌博,于是马上进行追捕。2003年2月10日22时许,民警将藏匿于镇海招宝山某大酒店客房内的叶某抓获。在讯问中,刑侦人员得知犯罪嫌疑人叶某在“赌博企业”里负责看管赌场、赌场外围“望风”等日常管理事宜,已获取非法所得3万多元。同时,刑侦人员从叶某口中得知本案另一名重要犯罪嫌疑人唐某与其有约。

  获取这一线索后,警方当即设计:以叶某为诱饵,将唐某诱入某大酒店“共同商量潜逃对策”。为了绝对防止叶某脱逃以及唐某生疑,宁波港警方对缉捕行动进行了周密部署。2003年2月11日深夜,缉捕民警赶赴约定地点―――江东区某大酒店进行秘密布网。次日凌晨1时许,当唐某刚踏进酒店大门,还未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时,即被民警捕获。据唐某交待,他在“赌博企业”拼股,从中获利1万多元。当天下午,另一名犯罪嫌疑人付某也在酒店落入法网。

  随着“赌博企业”的覆灭,在2002年12月7日赌场内致人重伤的案件也水落石出,持尖刀将他人捅成重伤的赌徒舟山、金某两人于2003年2月28日被依法逮捕。

  (注:文中涉及人物均为化名。)

0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