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bet356娱乐场官网!

投稿须知 2019WTC专题
川藏线上的行走--自助旅者的日记片断
编辑:独行侠 来源:中国公路 时间:2003-09-16

  波密的泥石流遗迹

  2002年9月23日早上,大家背上大包沿着波密的大街边走边打听是否有车往芒康方向走,得知川藏南线已经断了好几个月了。原来是5月份易贡湖发生了特大的泥石流,易贡湖冲出的洪水令一条河改变河道,同时也冲断了川藏线上的排龙大桥(在通麦天险附近),此时仍无法通车。波密城的停车场里已有不少货车停靠着,但没车往外走,原来这些车均是来波密运木材的,这天是周六,车主均需等到周一有关部门上班时办好通行证才能走。波密县城位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外,川藏南线穿城而过。

  9月24日,大家包了一辆小面包车去古乡,那里有50年代遗留下来的中国最大的泥石流遗迹(但据说5月份的易贡湖泥石流更大),听司机说那里还有冰川。波密这一带被称为“中国的小瑞士”,景色如诗如画,一路上充满田园风光。一块块麦田的四周,是藏民用树枝围成的栅栏。栅栏外,散放着没有笼头束缚的牛儿、马儿,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埋头吃草,或到处游荡,悠然自得。藏民住的房子全是木房,暗红的色彩与各种独特的雕饰将房子打扮得古香古色。在古乡看到泥石流遗迹,虽然近半个世纪过去了,仍然令人触目惊心(据说当初泥石流爆发时,沿途上的所有东西全被摧毁,包括几个村庄)。这里到处散布着大大小小的砾石,砾石滩上,稀稀拉拉地长着小树。川藏公路就从泥石流区穿过。

  7月20日

  早上5点多,坐上一辆很新的扬州亚星旅游车,开始了大家的“梦幻之旅”,不过大家没想到这真的是一场“梦幻”般的“探险旅行”!

  车子驶出成都,上了高速公路,向雅安开去。汽车一驶过“雅安欢迎你”的路牌,就遇到了坑坑洼洼的泥路,路面给载重汽车压过和雨水冲刷之下,已是遍布一个又一个的大坑,车子只好在坑与坑之间小心地觅路而行。经常看到对面开来一队一队的载重车,上面都装着很粗大的原木,是从深山里面开采出来的。原始森林被伐,怪不得经常发大水了。

  中午到了雅安,这是熊猫的故乡,前西康省的省府,现雅安地区的行署所在地。成雅高速正在修建,二郎山隧道也在施工。它还以“雅安的雨,雅安的鱼,雅安的女”三绝出名。

  7月21日

  泸定桥桥头是一个很古老的川西黑黝黝牌坊式的门楼,穿过门洞,是和书本上描述一样的共由九根粗铁链串起的大铁桥。底下有5根,上面先铺横木,再上铺竖的木板,从木板和木板之间可以看见汹涌而下的江水。 桥下,大渡河的巨浪拍打着江岸发出震天的涛声,河中间一个漩涡挨着一个漩涡,整条河都是大大小小的漩涡。每个卷动着的漩涡都显示着这条川西大河的力量。而铁链上的桥板晃晃荡荡的,人踩在上面,桥板、铁链甚至整座桥都会随着你的脚步摇动,直让你的心也摇动起来。

  过河后,景色已有所不同,土是灰色的和着石头的沙土,覆盖着薄薄的淡绿色的草皮,藏民渐渐可见,但水却越来越清。在一处河边,车停下来,用水冲发动机降温,水蒸气像烟囱里的烟一样喷薄而出,笼罩着整个车头,甚是壮观。

  车到康定就歇下了。康定这座小城夹在两旁对峙的高山之间。城中是从山上奔流直下的康定河,河水流速很快,在河床中激起的声浪响彻整个城市。

  市场里,藏汉人都有,摆卖的有食品和山货。藏民身材很壮,皮肤晒得黑里透红的,穿着厚厚的皮毛衣服,敞开着胸,眼睛里透着淳朴而原始的光。他们并不叫卖,只是当你问时,低声地用不很熟悉的汉语报一个价。

  在川藏一线,交通始终是大问题。下山的时候,车摇摇晃晃的,和着坡度作摇摆运动,有时还剧烈震动,感觉每秒钟都可能摇到山脚下去。

  7月22日

  7点从康定出发,转过几个河谷之后,上了折多山。山上云雾缭绕,十米之外看不清道路。一路爬上去,气温越来越低,水气团团缭绕。冰凉的溪水从山顶漫淌下来,在乱石丛中自由散漫地奔流,一如豪迈的康巴汉子。在这里,头一次看到了婴罂花,酒杯般大的花朵,红的、紫的、黄的、白的很灿烂地开着,恍若各色女人的红唇,娇艳中透露着致命的诱惑。

  车子还是不行,爬一段路就要用水喷一回发动机。折多山很陡又多弯,不过相对不算难走。导游多次提醒大家,千万不要睡着,因为高山反应之下易得病。导游扎西大哥一上4300米的高山,就兴奋地放声高歌,他也有高山反应,不过是回到家乡高兴得那种。只有上到了这么高的地方,才能从心里体会到藏歌为什么那么高亢、那么宏亮。只有脚踏厚实的泥土,眼望苍茫的高原,头顶湛蓝的天际,天人合一的时候,这天籁一般的藏歌才会从心底响起,飘洒开来,与四周融为一体。

  过折多山后,在一个平缓的坡地竟出现了一条长长的光滑平静的柏油路。刚下过微雨,柏油路上泛着微微的闪光,像一段水洗过的光亮平滑的牛马毛皮。左边是折多山余脉,种了一片片绿油油的青稞,中间有大片的草坡,牛、马在安祥地吃着草。右边是一条玉带般的小河,缓缓地无声淌流着,河对岸有几棵白杨树,稀稀落落地矗立在河沿,像和大家对望。树后是几间灰溜溜的藏民房屋,屋顶上插着的风马旗在迎风招展。河道拐弯处是一座小小的木拱桥,桥边散落着几匹牛马在吃草。此时所处之处一片寂静,偶有一辆卡车驶过,有鸟鸣山更幽的意境。 大家都惊叹川藏险路上竟有如此江南一般的美景。

  下午走川藏南线,爬4600多米的高尔寺山,在山上看到牦牛群,很温驯的样子。高山草甸上有着各色的野花,牛、马、羊都在悠闲的吃着草。猪也是一种黑黑的瘦猪,像狗一样的机敏,也在山上自己拱东西吃。这里现在是春天,小牛、小羊、小马很多,像可爱的小猫一样到处啃。

  在理塘前后,软泥路被雨水泡得烂得像湿水棉花一样,全靠司机的经验,才可以不陷进烂泥潭里。有些地方只剩下半边的路面,养路工在塌了的地方放了一个类似水泥预制石拱的东西,刚好容得下两个车轮通过。真佩服川藏线的司机,他们能在只能开拖拉机的路上开大客车,而且速度还特快。有一次,为了抢先通过一段烂路,司机呼的一声把车开过去了,偏偏大家正在“男左女右”地解决方便问题,这样大家彻底地暴露在双方的视线之下,大家顿时大笑不已。

  (缺)

  白浪翻滚。到了天全就开始下雨,并且紧跟着下了整整一天。在天全的雨巷中穿行有一种奇特感觉,神秘、传奇。高高的二郎山,刺破青天锷未残,而它偏偏取名叫“天全”!其实越过成都平原的边缘,已经守不住一片完整的天了。

  走过全国第一公路隧道

  出天全后仍是一路沿着青衣江,零零星星的野百合花,到后来则开满了整个山崖,因为湿漉漉的天气而深黑的崖壁上,是寂寞山谷中野百合的春天吧!

  公路一直都很好,略微有一些上坡。路边村庄外的花园子里各色花朵争奇斗艳,娇艳欲滴,内地常见的芍药在这里开得像脸盆一样大。在脚基坪吃午饭,一人一碗面,巴掌大的一块地方打开手机居然有信号,让人非常惊奇。

  大家到达新沟时是下午3点半,经过了看到的第一个兵站:新沟兵站.没走多久便看见前面的车子排起了长龙,原来从隧道口到泸定在修路,只是单边放行;等水泥路全修通,二郎山就可以正常行车了。前面开始下雨。云深深雨蒙蒙,只知道公路斜斜地爬升,新修好的水泥路,优雅而标致,寄托着大家全部的情感。

  昏雾中看见斜上方有一团朦胧的灯,我想是不是快到洞口了?小小地转了一个弯,就看见白雾后面分明挺立着一个蓝底路牌:“二郎山隧道,2公里”,大家不由得仰天长啸,终于捱到了最后两公里。只要过了隧道,一路下坡到大渡河边的泸定城,还不是春风得意马蹄轻么?就在这2公里中间,大家看见了旧的二郎山公路分岔口。故道荒草,静默无声,它流下来的泥水染黄了新路的半幅路面。我支边的大姑妈、小姑妈曾无数次地坐车走过那条路,罗磊骑车经过那条路,范春歌骑车走过那条路,钟云龙跑步经过那条路,余纯顺徒步走过那条路。

  到了到了。二郎山隧道口宏伟漂亮,4176米的全长无愧为全国第一公路隧道的称号。隧道内光照明亮,路面平阔,浅浅下坡又没有汽车,让大家狠狠地爽了一把。出洞后豁然开朗,居然没有下雨!显然还很明亮的天光让刚从山那边的雨雾中走来的大家感觉像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眼前是一幅深山淡云的国画长卷,回头是从二郎山上倾泻而下的云瀑。

  快到泸定时路更差了,因为此时路已与大渡河平行,山上流下来的淤泥全都淤积在了公路上。当大家迫不及待地把车子拐进泸定城时,逃离了这段噩梦般的行程。

  泸定桥河对岸不远处有个红军飞夺泸定桥的纪念碑,碑附近有个“四歌亭”,这亭造型简洁流畅,亭中有一块不高的四面方石,三面分别刻有《康定情歌》、《歌唱二郎山》、《我为祖国保边疆》三首在本地广为传唱的歌曲;但是四歌亭还有一面却迟迟找不到般配的作品了。

  没想到一觉醒来却是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泸定城还在大山的阴影里,回头却能看见身后高山的肌肤在朝阳拂照下的纹理,还有带着霞光妙曼的云。大家由衷地赞美着明亮的阳光,沿着大渡河峡谷前进。景色非常好,山上有很多的仙人掌。山下有的路段非常窄,单车都无法与卡车并行。看着一条细细长长的路贴着悬崖延伸好象有点儿可怜巴巴地,但对下面汹涌暴躁的大渡河则不敢侧目!路面有的地方泥浪已经干凝在一起了,而有的地方还有很多水洼,甚至有不少淌水的路段,下雨天走这样一条路是不可想象的。走了24公里,在瓦斯离开了大渡河,溯折多河上行,折多河白浪滔天。

  最漂亮的山

  没有人知道折多山是什么样子。资料上的数据非常平实,30 公里上坡,1700多米的海拔爬升。由于翻过了二郎山,大家并不太把折多山放在眼里。

  早晨出来时天是阴的,在竹木青翠的山中翻上坡,不时地跳下车来休息啃馒头,仍然有司机对大家叫“好样的,加油!”然后又下了一段比较长的下坡。不久到折多塘,一个藏族人的小村庄。当时已有些下雨,不过时候还很早,才10点多点。大家问了人,说是到山口还有20来公里,途中不再有任何村庄,但有两个道班。

  没走多远就见到第一个道班,再往上公路开始打折,一盘一盘地往坡上延伸。这一段比较好走,但公路已经钻入云雾中去了。最后一盘上去再往前,居然是个开阔的谷地!谷底小溪潺潺,遍野黄花,两边则是深色的山岭和浓白的云雾,一片美丽的绿地!一抬头,一大队的军车浩浩荡荡地从云幕中开了下来,如同天兵下凡。雨也停了,大家把车扔到路边,在草地上尽情玩了半个小时。 公路、山、雨,还有疲惫的骑车人,突然,我发现公路的上方插着几根经幡。经幡?!莫不是到山口了?没走多远就是一个回头弯,再两步我就看见了高耸的标牌,密集的经幡,风雨迷雾中它们破旧古老,如同远古的遗迹……折多山啊,高原的关隘,这4298米的山口,似乎早已永远迷失在下面风雨迷雾中的山口,如今展现在眼前,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

  进入牧区地带,浅山、草地、黄花、牛羊,雨中的空气无比澄澈,青山原野一尘不染。来到这梦想中的高原,看着眼前空旷巨大的连山,那些藏青色的山坡和大片沿绵纯净的颜色刺疼着大家早已习惯于城市中破碎跳跃色斑的眼睛。河滩上开着黄花,草地上放牧着牛羊;沿河点缀成片的树林,还有藏人方方正正的石头房子。路边有青稞田,那特有的淡青色是如此的柔和,在风中一波一波地漾着碧浪,这一带是整个川藏线中景色最漂亮的地方。

  开始与藏民打交道。有小孩跑到路边,挥手向大家问好。一个老人站在自己的院落里,对大家做着睡觉的手势,请大家到他家去休息,大家也打着手势友好地谢绝了他。经过一处大的白塔,路势一转,景色又不一般。明快的草坡上伸延着深色黑树林,给山穿上了秀美的花衣。溪流潺潺,公路在杨树的簇拥下伸向远方。活泼的马驹跑过公路,回到母马的身边吃奶……天色渐暗,大家终于看见了前面那片依稀的村落。新都桥吗? 就是新都桥。过了兵站再往前,这里出乎大家意料地热闹。

  如诗如画的高原牧区啊,现在是这样的真实、自然,大家身边。出发前看骑车先行人写的资料,里面的折多山“……下坡景色极美丽,特别是水桥村一带,可看见油画般的藏房和青稞田……”想像中是幅什么样的画面呢?差别太大了!喔,我明白了!当时想象的是一幅油画,我是观赏者,站在画外;

  而现在,我却是在画中,点缀着画面的一片色彩!

  从雅江出来便开始爬山。休息过两三次以后,大家看到一家道班,提着水壶到道班要了点儿水后出来坐在道班外面的地上吃馒头。告别道班后,景色起了变化,上到山口处,看见有老鹰在追逐小鸟,小鸟机警地飞躲到公路下面的壕沟里了。公路标牌上赫然写着“剪子弯山,海拔4659米”!大吃一惊!

  不自觉回头看时,蓦然看见一个人骑着车从山口的另一边慢慢爬了上来!又大吃一惊!是个英俊的中年男子,立马打招呼,从哪儿来?是台湾同胞!两个骑车爱好者,居然五六十岁了,一退休就驱车从广东出发,经贵州、云南,再搭车到理塘骑车过来的!他们签证只有3个月时间,准备周游全国,可惜进不了西藏。他们看上去非常强壮,那位帅哥甚至穿着短裤,露出饱满的肌肉。与他们聊天,彼此惺惺相惜。

  那位台湾帅哥从山口上来后,谈话间,一直忍不住地不时回望,说道那边的山是多么多么地漂亮。当时只能看见浅浅的一脉,感触不深。直待到大家从山口放车下去,忍不住击节赞叹!多么漂亮的山啊!任何的赞美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大家只有一遍又一遍摇头叹息。斑斓的云影,斑斓的山衣上的花纹,每一片精制细腻的花纹。那么柔美淡雅的绿地。那样的树林、小溪、草坪。大家无以言表,望成了痴。在飞速下降中,大家一次次紧急刹车,停下来拍照,叹息,不能自拔。触手可及的山影是大家在心里守望着的梦中家园。

  无比平滑的公路,大家像在一块无边的画布上奔跑滑行。画布上的曲线轻柔娇娆,从山的这一坡绕到对面,来途清晰可见,却不知不觉地走出好几公里了。山折深处有一个道班,这个道班中的人们与山腰上的那个道班一样热情。休息、喝茶,再继续在天底下最美丽的山的舒缓乐曲中前行。绕过一脉一脉的山脊,乐曲永远这样悠扬地飘荡下去。在一处路边,暴雨不期而至。正好,大家钻进一家藏民的帐篷里躲雨。好大一家子人啊,他们拿瓜子给大家吃。男主人一身藏袍,只是温和地笑着;男女主人后面则躲满了孩子们,盯着大家看,时不时自己哈哈地笑。帐篷外面,灿烂的阳光中暴雨如注,对面的青山,苍茫静默,与之对视,浑身颤栗。

  雨过天晴,山后一道彩虹,在暗云下的远山前鲜艳夺目。大家与怀抱吉他的藏族人家,还有远远近近的一大帮孩子一起合影。再出发前行不远,就是剪子弯山的第2个道班。

  我不能不花费如此多的笔墨来描述这天底下最美丽的山,它们已占据了我太多的灵魂。当大家再翻上一处山梁,时候已是不早。前面有一片浓黑的乌云,倾斜的阳光就从那片乌云中斜射出来,为远远近近的山坡都抹上了窄窄的一道金边。就是那柔美淡雅的绿地上的金边,那些有着墨绿斑纹衬着的绿地;如诗如画的美丽,我再一次忍不住的痴了,忍不住地高声叹息!

  就这样前行,大家已习惯了漫游爱丽斯仙境的感觉,直到天色渐晚……大家如期来到了135兵站。天气晴好,白云朵朵,艳阳高照。下面的红龙镇,远远比大家想象的要大。在红龙道班,大吃两碗面条,这是我有生以来吃过的最香美的面条!

  理塘似乎可以算作大家川藏之行的一个分界点。虽然理塘已经远离成都平原数百公里,但走出理塘,感觉才算真正走出阳关之西了。大家如在明丽的风情画中前进。远山,草坡,恣意流淌的阳光,大家真正看到了阳光在高原上涂抹下来的色彩,就像梵高在粗线画布上堆积着他的热情一样。无数明快的版画交织在一起,在一个广袤无垠的宽阔天地里,大自然把他的一切袒露在大家面前,让大家尽情地观赏,而这无边的画场上就只有大家两个人!

  一段明丽画面过去以后,理塘草原又变得非常宽阔,这时大家第一次看到了雪山。起初并没有注意。蓝天上有那么多白云,但仔细看时,会发现雪山的帽子特别白,白得特别亮,不像云的白色那么轻柔。沿途远远近近的草地上,还有无数的旱獭在晒太阳。它们看上去有些像老鼠,但比老鼠可爱多了。

  单车一走近,旱獭们便笨拙地紧张起来,一路小跑向洞口奔去;还不时立起身子来看看大家,发现大家仍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便一路紧奔,一下子钻进洞里去了。有时还可以看见野兔,个子比旱獭大得多,在路边一动不动,尽管距离单车非常近。

  发现雪山后不久,大家第一次进入理塘草原上的道班休息、喝水。这边道班很有规律,每10公里一个;大家一路跑着,可以估计自己的大致行程。第一个休息的道班过去以后,大自然又向大家展开了他的画卷――一幅壮观的自然山水画:远处是白云簇拥的雪山,下面是广袤无垠的草原,黄的草,青的草,绿的草;而斜射阳光在草地上画成了一条一条斑斓的光带!草原上有一个很大的白塔!又进了第二个道班。道班养的狗特凶,通过活套挂在铁丝上,可以顺着铁丝跑。院子里就这样一横一竖交织成两条火力线,着着实实地护住了可以进入院子里任何一家的路径,却又丝毫不会伤及院子外面的人。

  临近傍晚,大家又看见一处绝佳的美景。拐过一处山隘,身后巨大的雪峰迎面扑来;雪山下藏青色的草地上,却是藏人洁白的帐篷和成群的牛羊。夕阳斜照,红黄色的余晖静静抚照着这令大家透不过气来的场景。

  天黑前终于赶到了263道班,道班后不高的小山上还残留有余雪。这是海子山下最后一个道班,里面清一色住着单身汉。一道流水由西向东横穿道班每一家的门前,吃饭烧水从水上头获取,漱口撒尿就在水下头。第二天很早就起来了,清晨的空气新鲜得大家直打喷嚏。走不远就是土路了――2002年的川藏线,柏油路到此为止全部结束。一走上土路,单车的速度简直可以说是“戛然而止”。风景倒还比较漂亮,路边上可以看见雪山下的帐篷上袅袅上升的晨烟。

  海子山上哪儿有传说中的海子呢,大家只看见遍山的石头和黄花……海子山是川藏线上最大的冰川遗迹自然保护区。突然公路一拐,天呐,雪山的怀抱中两个好大的海子!自从走进青藏高原我已丧失了其他语言能力,用得最多的词只有两个:“呆了”和 “震惊”。蓝天白云下,洁白的积雪从角峰峥嵘的山石上流淌下来。雪山下的两个海子静如处子,反映着天的蓝色。宛如世外。公路一直向下延伸过去,贴在离海子很近的地方猛然拐了一个大弯,转身顺着从海子流下来的溪水下山去了。居然离公路这么近!这仙境,怎么能够离公路这么近呢?怎么能够离大家人类这么近呢?我脑子里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些坐在汽车上路过的人会有什么感觉呢?温柔而致命的匆匆一瞥?一切恍如梦境!

  拍照,疯狂拍照。再一路冲下去,扔掉车子,爬上海子边上的小山。如同九寨沟一般五色斑斓的水。深邃天空下那么温柔洁白的雪,那么锋锐粗旷的石峰。这只能是神山,不能久留;这只能膜拜,不能赏玩,不能安营扎寨。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藏人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神山圣湖,为什么要朝觐他们。你以为是愚昧吗?绝对不是!这就是神山,真正的神山,可以让大家的精神灵魂栖息的山水。

  最爽的温泉浴

  从巴塘出来再往西走,公路沿着小河尘土飞扬地一路前行,不知不觉中到了小河的尽头,这条小河汇入了另一条小河。是的,只是另一条小河。不是讯的提醒,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金沙江!那么,对面就是西藏了?出来骑了这么多天车,终于看见西藏了!等后来到了澜沧江峡谷,怒江峡谷,才发现一个更比一个蛮荒。下面的公路就一直沿着金沙江走,土路比昨天要好一些。不多时看见前面有一丛绿色,原来就是竹巴龙镇了。这个镇是金沙江大桥的所在地,川藏两省的交界处,四川这边叫“竹巴龙”,西藏那边的叫“朱巴龙”。由于西藏这边大多是武警部队修路护路,大规模机械化作业,土路质量比四川那边的土路好了很多。

  公路斜斜的沿着金沙江走了一小段,便猛地向里面一拐,溯一条小溪而上了。这边山高谷深,公路两边都是垂直的悬崖,而公路本身完全就是在悬崖上开凿出来的栈道。溪水对面的山坡上有大规模的塌方,公路这边也有不少路段是在塌方上搭建起来的便道,路面直接就是粗壮的料石;路下水声激烈,非常壮观。后面的山势没有这么险恶了,公路两边林木茂盛。没走多久便看见有白色房子,还有露天游泳池,哇噻,天地蛮荒中还有这样一个“旅游招待所”,真让大家大开眼界。过去一问,居然只要10元钱一晚上,大家又吃了一惊。于是大家就住下来,进屋后才发现,房间虽然简陋,但每个房间里面专门有个小房间放着浴缸,一个橡皮管直接接入山上流下来的温泉!天!我长了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这一天就不用再说了,我至少美美地泡了两个半小时的温泉澡,就差点躺在浴缸里面睡着了。要是晚上能有这样的享受,就是每个白天都走尘土飞扬的土路也值得啊。

0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