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bet356娱乐场官网!

投稿须知 2019WTC专题
玉环 大手笔书写属于自己的神奇
编辑:牟雷欧 来源:中国公路 时间:2003-11-14

  据《玉环交通志》记载:玉环全境低山、丘陵占48%,山间小盆地、小平原占45%,余为水域。内河流径短,无交通之利,陆上交通长期闭塞,但便于发展海上交通。

  浙江省玉环县境内共有大小岛屿100多个,山丘遍布,山脉按切割状自北而南就有大雷头山等6列。350米以上的山峦有11座,横连竖立,群峰峥嵘。而平原则以山坳走向各自成片,再向滩涂扇形展开。星星点点,形成了不规则的豆腐干块,最小的一块只有几平方公里。在此等条件下开路,可比蜀道之难。因此,玉环古道只能“践草为径,窄履为宽”。

  玉环公路,曾经难言的过去

  桑麻时代,布衣渔人,头戴箬帽,脚穿草鞋,肩挑背驮,负重登攀于荒山野岭间,或脚踩陷软的塘堤路上……这是一幅山逶迤兮无穷,海沧桑兮不息的苦行图。

  塘堤路原本是玉环先人辛勤开垦围海拓地的产物,可新塘接旧塘,外塘套内塘,竟然接起了几里长堤,最终成为后世子孙南来北往的特色人行道;而山脚路历经先人修筑,发挥着交通的主要作用。为造桥铺路,修埠摆渡,玉环先人义无反顾,前赴后继。传闻曾有江师宾、江德宽、金赞虞等人先后修筑聚兴塘460丈;也有玉升、法存两位苦行僧化缘十几载,建造百米长桥的善举;更有金从根、刘心耕不管风霜雨雪,无论严冬酷暑,几十载为百姓摇桨义渡的虔心。这些不是英雄的英雄,以其滴水穿石的精神,永恒地记录在了玉环县历史上。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国民党政府曾两度勃发兴建城(关)坎(门)公路,但第一次因民不聊生,财力不继,无力进展,而终使路事遂寝。抗战胜利后动议再起,又因路官发放以工代赈面粉不力,以致霉变,继而又因挪借路款,导致所存资金与建公路所需相去甚远而降格为修建手拉车路,尔后又因货币一贬再贬,路事又无建树。

  玉环公路,在历史中曲折发展

  玉环解放后,中国共产党人从国民党手中接过满目疮痍破山河那一刻起,就对交通建设暗暗下了决心。当时全县境内在一无汽车、二无手拉车、三无自行车、四无公路、五无码头、六无机动船的艰难境况下,毅然作出了“民办公助,先通后精,实现运输车子化”的重大交通决策。

  按照玉环县当初的经济承受状况,连这一决策也得分三步走:先修手拉车道,以摆脱肩挑背驮的原始劳作;继而修建机耕路,便于运输农业生产资料、农产品及方便田间操作;之后,在条件成熟时再修建公路。

  1951年,当玉环县人民政府拨出工赈大米1.3万公斤,并迅即分发到位后,对车路渴望了几千年的玉环人民,顿时燃起了修路的热情。他们早出晚归,锄挖揪铲;义务出勤,无怨无悔。而县镇乡三级干部更是义务劳动,一马当先。就在当年,一条宽2米多、长2公里,从小龙王至楚门的玉环县第一条泥结碎石龙 ――手车道修成通车。

  就这样,各乡镇之间你追我赶搞了十几年,“泥石龙”一条紧接一条,纵横交叉,如星火燎原般地伸延在玉环县各交通要道及镇乡之间。

  1954年,中央军委为战备的需要,决定在泽(国)楚(门)线上修一条国防公路。借此东风,玉环县政府也趁机将深邃的目光瞄准了泽坎公路楚门段,并拟定此为玉环县公路建设一期工程,鼎力配合中央参与建设。

  1954年9月,由浙江省交通厅第一测量队勘测,交通部公路总局承建,总局工程处处长与当时玉环县的一位副县长共同负责施工管理,拉开了建设玉环县第一条公路的序幕。当年12月动工,第二年5月竣工验收,6月通车。汽车从与温岭交界的竹坑村起,穿清港过楚门,开至风高浪急的漩门港。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不甘蜗居的玉环人坐不住了。为使二期工程早日动工,县政府号召自深浦港南岸渡口道头村至渔港重镇坎门,长23公里沿线的乡镇村民,再次采取“民办公助”方针,自行设计,分段包干,于1956年测设动工,1957年4月竣工,并于5月1日正式通车。

  通车当时,让人备觉惊奇的是由于漩港断路,玉环本岛的第一辆客车是由上级部门从海上调运至榴岛的美国旧道奇车。当时深浦港只能渡人不能渡车,玉环人趁机遇又修建起轮渡码头,并于1960年2月建成,终于实现了人车整体过渡。再接下来,大坝到了该合龙的时侯了。但830米宽的漩门海峡,每日潮涨潮落,涛声轰轰,落差三四十米高程的峡口,漩涡一个接着一个伴着汹涌恶浪张牙舞爪扑面而来,要在此处筑坝,谈何容易!

  不巧,史无前例的学问大革命开始后,经过近10年的折腾,玉环交通进入了休眠状态,多少老交通被挂牌揪斗,多少领导行家被纷纷赶往农村。

  1975年,也就是“文革”结束的前一年,玉环人民在县政府及有关部门的率领下,终于向漩门海峡发动了攻击。这不是战斗,可其壮怀激烈的场面绝不亚于战斗。

  玉环人提出“立下愚公移山志,誓把天堑变通途”的豪情壮语,别出心裁地制造出了集装、运、卸于一体的土吊车,将52万土石方投填漩涡激流,不但没被海兽吞噬,反而死死卡住它的咽喉,打败了狂傲的海兽。1977年9月,也就是“文革”结束后的第一年, 830米的巍巍大坝,连同漩门峡两岸连接线工程,在玉环县人民手中建成。人们欢呼歌唱,舞起长龙,披挂红绸,载歌载舞,庆祝历经几代沧桑的美梦成真。

  时隔一个月的时间,也就是10月1日,玉环人又开辟了从县城直达宁波的第一辆长途客运班车。

  玉环公路,在辉煌中走向未来

  十一届三中全会一声春雷,玉环人终于迎来了中国历史上最温暖的春天,各行各业生产形势都出现了突飞猛进的势头。交通为各业之首,勇当排头兵。

  当仁不让,是玉环县交通系统全体干群的一致心声。

  1980年10月,玉环县汽车站开辟了直达杭州的班车,从而结束了本县旅客至省城需在温岭或临海过宿,或到宁波转车的历史。

  从1954年修建第一条泽楚公路算起,玉环现已修成贯通全县南北的76省道一条,县道5条,乡道5条,还有专用公路(山岛公路、海港公路)2条,全县乡镇除2个海岛乡外全部通车。

  为了贯彻“能打洞不爬山,能取直不走弯”的修路方针,玉环先后开通了龙岩、西青岭、东港、黄泥坎、陈屿、桐岭、龙攻门等13座隧道。1997年竣工的陈屿隧道,全长2455米,是全国县市级公路隧道之最。从此,玉环人坐车出门再也不用跋山涉水了。

  到了九十年代,特别是“九五”期间,可以说是玉环交通事业发展的鼎盛时期,投入交通建设资金累计已达4亿元。截止2000年底,全县公路总里程为185.94公里,公路网密度为0.49米/百平方米,已初步形成了县、乡公路向省道辐射的网络。全县共铺设高级次高级路面142.23公里,路面铺装率为76.5%。省道及县城通向主要集镇的公路路面已基本实现高级与次高级化。

  在感谢交通人开拓交通作出的巨大贡献的同时,大家同样不应该忘记为交通事业长年累月默默耕耘甘当无名英雄的玉环公路段养路队的养路工们,这其中有从他们中间涌现出的杰出代表――交通部劳模阮周元。

  阮周元是共和国的同龄人。他1966年被招为临时工,此后,历经35个酷暑隆冬,伴着一把扫帚、一个畚箕、一支竹耙、一段夯木,行走在人生路,并且始终听从党的召唤,哪里困难,冲向哪里;哪里艰苦,坚守哪里;哪里危险,堵住哪里。长年累月起早贪黑奔波在漫无尽头的坎坷道上,舍小家为大家,轻伤不下火线,小病从不休息。正是因为有了无数个像阮周元这样养路工们的无私奉献,玉环的交通才有今天的辉煌。

  玉环公路建设上最大的变化是,原来那尘土飞扬的泥石路主干道,都着上了油光可鉴的沥青外套和光滑白净的水泥混凝土外套。特别是采用股份制形式修建的玉环县境内第一条“四自”公路,实现了高等级公路零的突破,被玉环人亲昵地称为“文旦大道”。当行人坐在车上凭窗眺望沿线两边5000亩绿油油、金灿灿的楚门文旦树时,那沁人肺腑的幽幽暗香,让人心醉神迷。1999年8月,时任浙江省交通厅厅长郭学焕在玉环视察时,欣然命笔,题下了“文旦之乡特色路”七个大字。

  从1957年本岛上运来第一辆美国道奇车至1988年,玉环除了县汽车站外,又成立了3家专业运输企业,形成了公家、集体、私人一起上的运输格局。据1998年统计,玉环县的客货汽车就已达2692 辆,不包括农用小四轮、摩托车、拖拉机等交通工具,公路客运量达684.66万人,旅客周转量15971.63万人公里。

  “九五”期间,玉环已建成1000吨级以上码头4座,温州和台州两地最大的3 万吨级多用途码头1座,并形成水路客运北至大连南至海口的远航能力,仅2000年一年就水运旅客57.36万人,货物125.85万吨,占陆上货运的四分之一,有力地缓解了陆上交通运力不足的缺陷。

  为建设“现代化港口中等城市”的宏伟目标,玉环人满怀激情地描绘了一幅新世纪的宏伟蓝图――“十五”规划,提出玉环交通建设要“依港兴路、水陆并举,增加出口、辐射周边,完善网络、增大密度,逐步改善、提高档次”的总体框架,重点抓好公路“二纵三环”(二纵:沿海大通道玉环段,跨海大桥及接线;三环:环岛北路、南路、西路)主骨架建设。水上则抓好大麦屿港集装箱,杂货等码头和其他沿海码头建设。

  1999年春,玉环县人民政府斥资6386万元,开始修建玉环至温州乐清的滚装轮渡码头,从西大门直取乐清,联通甬台温高速公路及金丽温高速公路,将使玉环至乐清、温州等地的里程拉近85公里;水路,则以大麦屿港为中心,接通温州、金华、丽水经济腹地,使其真正成为闽北、浙西南、江西、安徽等地的出海大道,也是对台湾大宗贸易最便捷的交通港和集散地。茫茫大海,无限商机,一条海上运输线铺满了金色霞光,正在向玉环人频频招手。

  二十一世纪的新纪元,玉环县成立了玉环至乐清跨海大桥筹备小组,跨海大桥桥身长度5500米,加上连接线10000米,全长达到了15500米,计划耗资10 个亿。从2001年开始,玉环县交通局对海岸地质地貌进行了反复勘察,采集水温、气象资料,一年多来,完成了前期准备工作。2002年5月在杭州召开了跨海大桥论证会,来自全国各地专家都肯定了建造跨海大桥的重要意义。一个传奇的神话,正一步步走向现实。

  历尽坎坷成大道。在玉环美丽的土地上,如今公路如织,形成了一个30分钟以内的经济交通圈;展望浩瀚的大海上跨海大桥将飞架东西,玉环人正在以大手笔书写属于自己的神奇。玉环,如同东南海岸线上升起的一颗明珠,熠熠生辉。在不远的未来,她的光芒将更加绚烂夺目!

0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