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bet356娱乐场官网!

投稿须知 2019WTC专题
磨难出典范
来源:《中国公路》 时间:2012-10-22

  交通部门的干部职工以顽强拼搏的 精神创造了修复、修建公路史上的 奇迹,他们的业绩是史无前例的,他们的精神也是史无前例的。”2008年9月2日, 温家宝总理如此评价交通人在公路抢通 中的表现。

  不单是在抢通的紧要关头,交通人 迸发出“史无前例”的精神,在此后的重 建过程中,这种精神更是持续地迸发出巨大的能量。 那路,那险!

  高烽曾用三个“前所未有”描述这次 交通灾后重建工作的特殊性和艰巨性: 一是两年多时间要基本完成恢复重建任 务,建设周期之短,投资强度之大,建设 任务之重前所未有;二是极重灾区交通 设施破坏十分严重,次生灾害影响广泛 而深远,技术难度之大前所未有;三是灾 区各项恢复重建工作全面推进,灾区公 路运输压力巨大,施工组织难度之大前 所未有。

  “从遥感地图上可以看出,整个汶 川周围的道路都是支离破碎的,地震 对道路设施造成一种毁灭性破坏。特 别是一些重灾区,路基基本全毁,桥梁 垮塌,地震导致大面积山体滑塌,一处 塌方就有几万立方米,且伴有几吨到几 十吨的巨石。”在谈及灾区公路重建的 困难时,时任交通运输部公路司司长戴 东昌说。

  “5?12”地震以后,崩塌、滑坡、 泥石流等次生灾害一次次袭击灾区道 路,使千疮百孔的公路雪上加霜。道路 抢通与保通被迫交替进行,工程量数倍 增加。

  “很多地方重建的选线都处在两难境界,震前选线就很困难,有的路段的选 线往往没得选,震后更是这样,四处坍 塌,上有飞石,下有塌陷。”四川兴蜀公路 建设发展有限责任企业(简称兴蜀企业) 副总经理晏大蓉指着外边的防护网说。 “不止317这样,别的国道和省道都一样 惊险,重建费了很大精力。” 不管是在国道317线,还是在国道 213线,不管是在省道302线,还是在省道 303线,多数路段给人的感觉就是“万险 一线”。

  史无前例的国道213线

  “由于四川地震重灾县都位于高山 峡谷地区,地震及其引发的山体滑坡,崩 塌,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对公路路面、路 基、桥梁、隧道、涵洞、边坡的破坏巨大, 受损公路的疏通修复工作极其艰难。抢 修工作是冒着不断发生的余震、滑坡和泥 石流进行的。”交通运输部政策法规司副 司长柯林春告诉记者。

  这其中以国道213线为代表,这是原 本从成都到汶川最便捷的通道,事关震 后抢险的速度和效率。所有灾后重建工 作的咽喉要道,抢通该路成为重建的前 提,此路不通,汶川重建就停滞不前。因 此,它成为备受关注的“生命线”。由于公 路穿越高山峡谷的山区,大多数路段都 被掩埋,不得不改线,加上次生地质灾害 不断发生,公路机械施工作业点少面小, 国道213线抢通和重建工作极其艰巨。 此重担落在了四川省公路局和四川 路桥建设股份有限企业(简称四川路桥) 的肩上。国道213线的抢通就是重建的开 始。在100多天的大决战中,公路人用铁 血精神和大智慧深刻地诠释了自己“情 系灾区献大爱、科学决策抗震灾、团结奋 斗战艰险、忠于使命保交通”的四川交通 抗震救灾精神,这种精神将在四川公路 史甚至中国公路史上闪耀着光辉!

  当然,磨难并非只意味着抢通中种种灾害和困难,更有重建过程中次生灾 害的反复摧毁。

  2010年8月14日凌晨2时许,无比巨大 的泥石流从红椿沟口狂泻而下,70万立方 米泥石流瞬间掩埋了国道213线,堵塞住 了岷江河道,“无路可走”的江水冲入还 有10来天就要交房的映秀新镇。

  事后,勘探得知,当天夜里,汶川县 城至映秀全线遭遇泥石流袭击,其中,罗 圈湾至映秀20公里的路段16处遭遇泥石 流,彻底关桥头等多处形成堰塞湖,泥 石流堆积体高达190万立方米。这是两年 前汶川大地震后,被喻为“震中生命线” 的国道213 线第五次中断。但这一次,“受 伤”最深,破坏性强,反复性强。这是国 道213线抢通保通工作两年中,从来没有 过的最复杂最严峻的形势。

  8月15日下午,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在 映秀紧急召开国道213线道路抢通会议。 会议商定,南北同时推进,24小时施工, 19日下午贯通。而且,参加单位一把手必 须蹲点现场。

  当时,“穆桂英挂帅”――经验丰富 的交通运输厅副厅长张晓燕现场坐镇指 挥,时任四川省交通厅公路水运质量监 督站站长冯学钢脚踝扭伤后仍然带伤上 火线,调度映汶高速公路、四川路桥等单 位投入500多名工程人员、70多台大型机 械施工,进度超乎想象的快。18日晚,南 北施工人员已经可对望,只剩下最后的 500米。然而暴雨搅乱了计划。18日晚至19 日凌晨,再次奔腾而来的泥石流从山里 冲出,北线,连发六处泥石流;南线,红 椿沟和烧房沟均有上十万立方米泥石流 再次袭来,前两日抢通的路面再次被全 部掩埋。

  “抢通了断,断了又抢,如此反反复 复三次。”四川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企业 总经理周黎明对记者说。22日14时59分 贯通时,挖填的石方量达到出人意料的 36万立方米。36万立方米是什么概念? 周黎明做了一个形象的说明,“这可以修 20公里的二级路了,但只用了8天8夜,正 常情况,修20公里二级公路至少要两个 月。”

  8月23日,原交通运输部部长李盛霖 在四川省交通运输厅报送的报告上作出 重要批示:实践证明,四川交通队伍是一 支过硬的队伍,在关键时刻敢于冲在前 的队伍,向他们表示敬意!同日,温家宝 总理来到国道213线映秀段抢通现场,亲 切看望、慰问四川交通抢险人员,和抢险 人员握手,深情地对大家说,你们在这里 坚持了8天8夜,很不容易,辛苦了,谢谢 你们!

  路线也是前线

  除了国道213线之外,许多路网的重 建都面临着同样的危险,同样的危险之 下,有着同样感人的故事,只是这些故事 的主人公不同。“5?12 ”汶川特大地震灾 后恢复重建难点工程――省道303线映 秀至卧龙公路,地处高山峡谷之中,由于 距离震中仅7公里,沿线地质破碎,山体 多处于极限平衡状态,沿线飞石、滑坡、 泥石流等地质灾害点星罗棋布,地质学 家将其形象地称为“地质灾害博物馆”。 这条路是通往卧龙的生命通道,地 震造成该段公路完全中断。兴蜀企业总 工程师袁泉告诉记者:“震后,这条路 受到了极大的破坏,主要烧火坪隧道, 就是项目起点位置一直到隧道17.8公 里的位置,整个山体破坏非常严重,滑 坡、泥石流很多都堆积到公路的两边, 初步估计堆积物数量在80 0万立方米以 上。”

  经过兴蜀企业建设者们的艰苦卓绝 的建设,截至2010年7月底,映卧路全线 新建两座隧道(南华隧道和紫荆隧道)已 顺利贯通;90%以上路段路基已基本成 型,超额完成与港方《合作协议》签订的 阶段里程碑。

  “就在全线灾后恢复重建就要竣工 之时,2010年‘8?14’特大山洪泥石流灾 害再次对其中映秀至耿达段造成毁灭性 破坏。”

  2012年5月,记者到四川地震灾区采 访。当汽车行至省道303线映秀至耿达段 时,剧烈的颠簸让笔者的头不断冲向车 顶。“看――那个隧道,已经废――弃 了”在颠簸中,晏大蓉指着前方的隧道口 对笔者说。当我问她为什么一个好好的 隧道被废弃时,她并没有告诉我答案,或 者在剧烈的颠簸中我没有说清楚,或者 她没有听到我的问题。

  看着路边河中被冲毁的路基,不时 有残留的柏油路面在河水中浮现。汽车 绕过几个山头,爬上一个高坡。下车后, 晏大蓉指着一块一立方米左右的水泥块 说:“看这就是隧道的出口,那边好好 的,这边已经被埋了。巨大的泥石流,堆 积体抬高河床30米左右,将南华隧道埋 在下面。”

  此前我的问题有了答案…… 被地震震松的山体,不断袭来的余 震,巨量的泥石流,急剧扩大的水域面积 (堰塞湖、库区),随时可能来临的暴雨 及其次生灾害,随时可能吞没重建成果, 2010年的“8?13”、“8?14”等,都给重建 工作带来了很大的负担,据统计,震后, 四川省每年国省干线因灾断道在5000次 以上。

  很多时候,重建需要在无人区开路, 需要在废墟上前行,有的时候会眼看着 千辛万苦取得的成果在瞬间化为乌有, 一场雨、一次余震、一股泥石流……都会 带走刚刚萌生的希翼。与此同时,很多交 通干部职工还在承受失去亲人、失去爱 人、失去朋友的痛苦,在震后的第一时间 投入抢通重建、默默担当。

  磨难中的温暖

  美国《时代》周刊曾刊发对比海地与汶川地震的报道,认为中国进行灾后重 建有许多优势:强大的中央政府、经济的 高速发展、经济较发达地区对灾区的援 建……的确,“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举 国上下、同心戮力的支撑,是推动四川灾 后恢复重建的重要力量。

  2008年5月21日,交通运输部以明传 电报的形式下发《关于组织全国各地交 通部门对口支援四川灾区开展公路抢通 保通工作的紧急通知》,陕西、河南、甘 肃、山东等13个省份的交通部门,集结或 增派力量赶赴阿坝、广元、绵阳、德阳灾 区,对口支援灾区公路抢通、保通工作。 甘肃、湖南、贵州省交通厅对口支援阿坝 州,陕西、浙江省交通厅对口支援广元, 河南、山东、湖北、云南交通厅对口支援 绵阳,重庆、山西交通部门对口支援德 阳。四川省交通运输厅下发《关于印发对 口支援协调工作方案的通知》,确保对口 支援工作有力、有序、有效进行。

  6月5日,党中央作出“一省帮一重灾 县”的对口支援重大决策。此后,交通运 输部协调全国交通系统全力投入对四川 灾区支援,人、财、物不断向灾区汇集。 交通运输部定点帮扶的阿坝州,部、 司领导不畏路途遥远,多次深入阿坝州 重灾区和贫困县调研、引导、开展交通扶 贫工作,充分展示了开拓创新的精神、求 真务实的作风和亲民为民的情怀,充分 体现了与贫困地区群众血脉相连的手足 之情。驻阿坝州扶贫联络工作组不畏艰 难险阻,逐县开展实地调研,形成了科学 可行的专题调研报告。同时,在深入分析 研究的基础上,编制了《阿坝藏族羌族 自治州交通扶贫规划纲要(2009-2020 年)》,制定了《阿坝州交通扶贫建设项目 管理暂行规定》。该《规划纲要》共安排 阿坝州黑水、小金、壤塘等3个国贫县11 个交通建设项目,总投资2.64亿元。

  此外,为帮助阿坝州打破交通“瓶 颈”制约,构建起“四纵四横”的交通骨 架网络,带动区域经济发展和群众脱贫 致富,驻阿坝州扶贫联络工作组立足实 际,着眼长远,委托交通运输部规划院 编制了《阿坝州干线公路网规划(2009- 2020年)》。

  阿坝州交通恢复重建进入攻坚阶段 后,交通运输部在全国范围内择优调派 了26名专业技术骨干援助阿坝州,有效 解决了工程技术人员奇缺的难题,为阿 坝州交通恢复重建提供了强有力的智力 支撑和人才保障。

  广大援建干部远离家乡亲人,克 服高海拔地区生活、工作条件艰苦等困 难,分别担任了副局长、局长助理、副镇 长、副科长等职务,主动承担了灾后重 建项目的工程项目管理、质量监督检查、 “十二五”交通规划编制、农村公路建设 管理、运输管理等工作,日夜奋战在阿坝 州交通恢复重建的第一线,为重建工作 作出了巨大贡献。

  “为了灾区的恢复重建,我有责任, 我必须去,我应该去。”交通运输部规划 研究院副院长关昌余说。当时他因工作 劳累,长期患胃溃疡,多次胃大出血。医 生为他在胃里放置止血钳,要求他注意 休息,否则,再大出血治疗相当困难。但 分管公路所工作的他率领8名勇士奔赴抗 震救灾一线,为灾后公路重建规划做好 现场调研工作。

  在小金县,为了让境内汗牛、窝底、 潘安等3个乡镇通上公路,负责对口援建 小金县的江西省,对援建项目进行调整, 开建从美沃乡通往汗牛乡的美汗路。经 过上千施工人员200来天的艰苦施工,在 战胜1000多次塌方之后,2010年,这条用 生命和血汗换来的道路终于竣工通车, 数千群众敲锣打鼓,来到公路上,庆祝这 条道路的开通。而就在当年,这3个乡的 村民,年人均收入从头一年的1600元增 加到3000元。

  同样是2010年,对口援建都江堰的 上海市投资2亿多元打通蒲(江)虹(口)路 和飞虹路(高原-观凤沟-庙坝的旅游内 环线),而正是这两条路,不仅极大促进了 当地旅游业的发展,而且还为当年抗击 特大泥石流灾害立下了汗马功劳。

  广青公路全长78多余公里,其中成绵 高速至洛水镇段,更是直接将什邡市师古、 湔氐、洛水、八角、蓥华、红白6个重灾镇与 外界连接起来。因此,这条对什邡经济社会 发展有着巨大带动和促进作用的公路,被 称为什邡通向外界的“生命线”。为了打通 这条重要的通道,北京市总共投资18亿元, 经过近两年的奋斗,广青公路全线通车。承 蜀风流脉,袭藏羌雅韵,如今的灾区,最漂 亮的是民居,最坚固的是学校,最现代的是 医院,最满意的是群众。

  与此同时,黑龙江省援建广元市剑 阁县重建“四路三桥一隧道”的、湖南省 对口支援理县灾后农村公路改造、安徽 省对口支援松潘县川黄公路、河北省交通 运输厅援建的四川平武县青平和豆锁公 路……四川省发改委对口支援办公室提 供的资料表明:18个对口支援省市已经 确定对口支援项目中,仅农村建设、公共 服务设施和基础设施3项就高达2000多 个,占总数近70%。而四川纳入灾后交通 恢复重建规划的高速公路及干线公路项 目达到72个,农村公路2.9万多公里,客运 站点383个,公路总规模超过3.5万公里, 规划期总投资859.3亿元。项目数之多, 资金量之大,是前所未有的。其中,交通 运输部安排了240.4亿元专项资金,相当 于“十一五”时期正常安排给四川公路建 设资金的总和。

  在统筹中稳步前行

  倘若把四川地震灾后公路恢复重建 比作一场宏大的战役,那么总体规划就 是统帅部里的运筹帷幄,分工实施则是 战场上的决胜千里。不管是科学规划的 落地,还是交通综合能力的提升,正确处 理总体规划与分工实施之间的关系,实现 科学规划与科学重建相协调、相统一尤 为重要。灾后重建的组织协调任务也庞大得 惊人。以2009年为例,这年是四川省地震 灾区公路保通工作压力最大、任务最重 的一年,既面临着汛期保通的严峻形势, 又面临着灾后重建繁重的运输任务,公 路灾后重建施工与保通压力巨大。灾区 公路恢复重建里程达3.5万多公里,干线 公路和农村公路基本上都是原路恢复重 建,既要保障正常施工,又要确保公路畅 通,施工干扰和保持通车矛盾十分突出。 如何处理好这对矛盾,是“两个典范建 设”的重要内容。

  在科学规划的基础上,四川坚持整 体谋划,统筹考虑灾区交通重建与全省 交通发展,努力构筑灾区“生命线”公路 网,全面提升灾区公路的建设水平和保 障能力;严格按照规划开展恢复重建,实 事求是开展重建规划项目中期调整,确 保重建项目决策科学,更加符合灾区交 通发展实际。

  之后,从交通运输部到各省对口支 援,从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公路局,到各市、 县交通部门,聚力一处在四川地震重灾区 掀起了一场重建灾区交通的大会战。 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在“两个典范”建 设方面建立了共建机制:以督导服务组为 基础,与重灾区各市州成立共建领导小组, 建立省地定期会商、协调机制,组织、引导、 督促“两个典范”建设。

  与此同时,各级公路交通部门分级 落实职责,全力推进“两个典范”的建 设。省交通运输厅与重灾区各市州签订目 标责任书,明确“两个典范”建设的任务 和职责。

  以公路重建的重镇阿坝州为例,该 州制定《阿坝州创建全国少数民族自治州 交通典范州实施方案》,建立健全各级党 委、政府领导下的交通创建典范州领导机 制,切实解决创建典范州的问题。阿坝州 建立了州委书记、州长主要领导负总责的 交通创建典范州领导指挥部和协调领导 小组,实行“一个项目、一位领导、一套班 子”的工作机制,各县成立相应的领导小 组,县委书记、县长为第一责任人,落实好 领导责任制,配备好项目班子,为项目的顺 利实施提供强有力的组织保证。 阿坝州将2010年视为交通恢复重建 的决战之年,围绕“创建交通典范州”的 战略构想,全力建设交通网络和大交通 发展格局。

  跟阿坝州一样,其他重灾区各市州 人民政府是开展建设“典范”工作的责任 主体,负责该项工作的组织领导和具体 实施。四川省交通运输厅肩负着“典范” 建设的引导和帮扶重任,并与责任主体一 起统筹协调各方力量,以确保建设步伐 的有条不紊。( 来源: 《中国公路》 编辑: )

0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