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bet356娱乐场官网!

投稿须知 2019WTC专题
治乱还须除根
编辑:兼 言 来源:交通决策参考 时间:2014-01-02

  由永城开始,近来媒体集中曝光多起公路“三乱”,并指出,治超已经成为公路执法部门的“敛财”手段。有专家表示,严格卸载才是治超之本,而罚款则容易步入歧途。虽然说得有理,但熟悉治超的人都知道,经济惩罚的方式,亦可谓事出有因。

  超载运输,与公路运输的市场竞争相伴相生。1989年和2000年,交通部曾先后两次组织在全国开展治理;2001年,公安部也进行了为期一年的治理,但这种单一部门、行业的治理收效甚微。

  治理不力的原因很简单:治超,自上而下涉及车辆生产或改装、货物装载、道路运输三环节,关系到汽车生产及改装企业、货物托运人、承运人和车辆驾驶人四方面,必须三环节、四方面同时入手,全程严格治理,避免将压力全部留给最终端的路面查堵。可事实却恰恰相反。

  从2004年6月20日开始,由交通部牵头,先是七部委办、后是九部委办联合,开展全国治超,如今已过去9年半。全国治超之初,收效明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车辆生产、改装的源头,货物装载的中游渐渐失控。源头、中游的“污水”汇集泛滥,不断冲击公路路面执法这个下游。自然,源头和中游的执法矛盾和冲突也全部集中到了路面执法。

  同时,全国治超之初,各地执法大都是严格称重卸载,由于力度大、执法严,超载车多量大,造成部分道路拥堵严重:加之卸载站货物处理成为难题,种种原因叠加起来,导致媒体群起攻之,把堵车归咎于严格卸载。由此,行业的目光渐渐集中到计重收费上。这种方式既体现了超载越多罚款越高的市场经济原则,又缓解了严格卸载、难以操作的尴尬,于是2005年后逐步推行,成为长效治超的主流。

  客观上说,公路执法要求“统一、精简、高效”。但偏偏公路执法的改革,却越改越散,执法部门也越来越多。

  从外部来说,1986年,公路交通安全管理从公路划归公安,人为将公路交通的管理一分为二。从内部来说,交通公路系统内曾分为运政、路政、稽征,加之多年来基础设施加快建设,为调动各级政府投资公路积极性,众多省份下放公路管理体制,人为造成执法权力分化、人员膨胀,经费自然更无着落。

  货车超载,与运价过低、恶性竞争有关,与源头治理不力有关,与从业者利益驱动有关;而治超中出现的“三乱”,与交通公路部门职能划分不合理、体制下放、人员膨胀、责权不一等等干系重大。凡此种种,与治超采取严格卸载或是计重收费方式为主,关系不大。

  超载和“三乱”都只添乱,只有从根本上断绝乱源,超载才会除根;“三乱”也才无所寄生。( 来源: 交通决策参考 编辑:兼 言 )

0
24小时热文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