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bet356娱乐场官网!

投稿须知 2019WTC专题
法律的兴叹
编辑:兼 言 来源:交通决策参考 时间:2014-06-26

  5月以来,媒体的关注点集中在众多法律实行上的两难。

  5月26日《新京报》报道,中国自行车行业协会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中国电动自行车社会保有量为1.81亿辆。其中,北京已经超过300万辆,且每年以数十万的数量快速增长。据观察,98辆横穿马路的电动自行车中,八成以上都超过了国家限速标准,而调高限速只需在出厂后打开控制盒,拔下一根电线即可,有的电动自行车甚至可达时速80公里,超过限速4倍。电动自行车市场规模增长不是坏事,但背后的擅自调速、违规出售、违章行驶等问题却给本已拥堵的北京添了不少乱……

  5月20日《新京报》报道,《道交法》规定,行人“闯红灯”可处罚款10元,但处罚只能由民警进行。可北京每天需要“过马路”的人群中,仅缴纳社保的在职职工就达到823万,而交通协管员只有2600人。“一人管几百人”的局面,让交通协管员们恨不能自己长出“千手千眼”来,不然,难免顾这头顾不上那头……

  这样的尴尬不仅在治理行人“闯红灯”中存在,在控烟、治理露天烧烤、治理随地吐痰等方面,也普遍存在。而“正规军”数量远远赶不上“游击队”数量的尴尬更存在于公路执法中。5月21日新华网河南频道报道,曾发生女车主服毒事件的河南省永城市在整改后,仍存在货车涉嫌超载却不处罚、收费站选择性收费、部分村民随意拦车收费等公路“三乱”现象。报道直指公路“三乱”屡禁难止的背后,是执法人员没编制、没经费、没工资、无保障,不从根本上解开这个“结”,公路“三乱”绝不会自动停止。

  明令禁止的超标电动自行车大行其道,数量众多,执法人员只能“望洋兴叹”。而电动车违规调速之简易,真让人怀疑有关部门是在监管还是在纵容。这不禁让人想起公路上同样屡禁难绝的超载:很多车辆自打“娘胎”里出来,就埋下了违法的“基因”,这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可综合治超过去了十年,当年联合执法的七八个部门如今只剩公路在苦苦支撑,有的省路政还是没编制、没工资的“黑户”,而按“规定”应该协助执法的、应该查堵车辆出厂源头的部门,已经悄悄“撤了”……

  改革开放30多年,法律法规体系建设日趋规范;而法律的实行,却一直都是大家的短板。

  近日,《人民日报》开展的大城市怎样“治病”讨论中提出,管理是治病的关键之一,首在落实、重在细节、贵在创新。大概这也是治理法律实行困境的良药吧!( 来源: 交通决策参考 编辑:兼 言 )

0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