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bet356娱乐场官网!

投稿须知 2019WTC专题
“闹”上门的倒逼效应
编辑:本刊编辑部 来源:《中国公路》2015年第5期 时间:2015-10-29 10:49:35

  中国有闹春、闹元宵的习俗,近年来随着人口迁移、城镇化和家庭结构变化等因素,多数情况是“闹”的氛围没了,传统的年味似乎也少了许多。可是,另一种“闹”却经常“d u a n g”地进入大家的视野。“医闹”一度成为社会奇观,“房闹”、“机闹”、“路闹”也频入眼帘。

  纵观各种“闹”,不乏一些无理辩三分的无理取闹,有的是有钱任性,有的是撒泼卖疯……各种“闹”绝大部分是不合法、不合规的,当事人之所以“闹”,很大程度上源自“从众心理”和“法不责众”的心理暗示。但不可否认的是有很大一部分“闹”事出有因,很多也是被逼出来的――当很多解决问题的路径和程序关闭时,制造一个现场,借助当场民意和舆情,逼迫对方妥协退让。

  不管闹哪样,对于涉事部门和单位而言,都是逢闹必输的。

  2月25日,重庆江北区复盛G50收费站,众司机因堵车错过免费时间点需交费而大闹收费站,造成堵车,报警后以收取最短里程的费用收场。2月27日正月初九,因春节车流量增加,四川垫临高速毕家坝收费站造成严重拥堵,车辆排长队超过8公里。当日下午6点开始,收费站瘫痪,部分司机不满,向收费站提出免费放行及赔礼道歉的条件。次日凌晨1点半左右,一位醉汉将栏杆强制打开,收费站被醉汉开闸放行,现场赢来了一阵阵欢呼声,之后旅客开始陆续离开。

  两个事件一经媒体报道,便成了一次舆情事件。以醉汉抬杆为例,从法律角度讲,未经收费站同意,醉汉行为是违法的。收费站收费,依法依规,无可厚非。相关单位应当将醉汉告上法庭,并将结果公诸于众,这是依法治国的一种体现和实践。

  当然,这是事后处理,如何处置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如何预防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如果发生在收费站的这两个事件细节报道属实,那么涉事主管部门应该从中汲取教训。首先,事件表明相关主管部门的应急意识不强、应急反应迟钝。如此大规模的堵车极易造成群体性事件,而相关部门的反应却相当被动,直至醉汉抬杆,如此处置,也是醉了!

  其次,事件表明当地主管部门并没有建立相关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理机制,造成有了突发事件的苗头,没有汇报和反馈的机制,主管部门、基层单位没有依据处置。有了突发事件,收费站免费放行并未形成机制和制度,多表现为一种姿态,靠上级领导指示、舆论力量与有关部门自律来实现。由于流程缺失,领导指示往往临时、滞后,难以应付复杂事态的发展,只能坐等事端变事件。

  从另一方面讲,这么一“闹”也是好事,给相关部门提供了反思自我的机会,算是倒逼效应。其实,早在2005年,针对堵车后免费放行的规定,各地就出台了一些细则,有的地方是车辆排队长度超过500米就要免费放行,有的地方是300米或200米。这些细则是应急机制的一部分,也是机制运行的依据,各地应当借鉴和参考,避免造成倒逼效应“闹”上门。

0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