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bet356娱乐场官网!

投稿须知 2019WTC专题
高速公路建设者的一天
来源:闪电资讯 时间:2019-02-04 07:07:45

  为加快实现新旧动能转换,为振兴乡村和海洋强省提供基础设施保障,“十三五”期间山东加大高速公路建设投入,仅齐鲁交通发展集团就承担了2200公里建设任务,占全省“十三五”建设总任务的2/3。对于工程建设者来说,这无疑是块“硬骨头”。建设中他们会碰到什么样的难题?如何高质、高效完成建设任务?春节临近,《走基层》记者来到正在紧张施工的京沪高速改扩建新泰至临沂(鲁苏界)工程项目部,跟随项目负责人刘纪慧一起“跑工地”。

  清晨5点,整座城市还在沉睡中。刘纪慧已被闹钟叫醒,干了30年的高速公路建设、管理,他早已养成了早起习惯。“(京沪改扩建)工程开工之后,建设工期太紧,更睡不着了,”刘纪慧一边翻着手机微信群一边告诉记者。

  微信群里,“睡不着”的不仅是刘纪慧,不少人都在活跃着。留言还真不少!记者看了下留言时间,“23:38,23:56,4:55……”有的是前一天接近夜半,有的则是这个清晨黎明。工程进展到什么情况,前一天遇到哪些困难,今天工作计划是什么,改扩建工程9个标段的施工单位,都在群里一一做了汇报。“他们都知道我起得早,所以会在微信群一早做沟通。其实有些人不是起得早,而是睡得晚,像这些昨晚发的(信息),不少是在施工现场发出来的。”一边说着,刘纪慧一边对今天工作进行着调度和部署。

  整个京沪高速公路新泰至临沂(鲁苏界)段改扩建工程全长169.3公里,是全省高速公路在建工程最大的项目。施工条件复杂,项目段桥梁众多,互通立交、涵洞、分离立交、天桥、通道等更是数不胜数,既要保证高速畅通,又得确保项目工期,征迁、进度、质量、安全等问题交织在一起,摆在管理者面前。

  经过权衡,刘纪慧决定,一早先去趟蒙阴,哪里还有几家农户,征迁没谈妥。早上8点,安排完当天的工作,刘纪慧简单吃了点早饭,就匆忙赶往蒙阴县桃墟镇,与当地指挥部领导一同协调解决民房拆迁遗留问题。

  在车上,刘纪慧告诉记者,其实项目整体拆建很顺利,“沂蒙老区嘛,大家都要发挥一下沂蒙精神!都会主动为经济发展让路。”但毕竟改扩建工程那么长,既要保证工期,还要保证搬迁老百姓利益,在他看来,着急不得。“为了工程的顺利,为了老百姓的合法权益,还是要稳妥一些。”刘纪慧把总原则交代给当地指挥部拆迁负责人。

  沿着高速公路飞驰,一路上,记者看到,各个施工点都有很多工人在紧张地忙碌着。刘纪慧说,这些工人天一亮就到了工地了,他们一般在工地一呆就是一整天,可以说是真正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如今正值隆冬时节,他们却经常干得汗如雨下。“工作量很大,很多工地需要24小时连轴转,有的项目人员就昼夜坚守在岗位上,确实很不容易,我看了也很心疼。” 蒙阴多山,如何拓宽原有的高速公路,对工程是个巨大挑战。和新建工程不同,改扩建无法使用爆破开挖的方式施工,只能用破碎机一点一点的打碎山体。刘纪慧最担心的,一是安全,二是工期。为了防止碎石飞溅影响交通安全,原有道路的两侧都加装了3米多高的碎石路网。今天,刘纪慧和施工单位一起,在现场又开了个碰头会,商量着怎么把工程废渣更快的外运到处理厂。

  这段工程挖出的土方,全部都用在填补扩建路基。刘纪慧自豪的告诉记者,“施工完成后这里没有一方废料,绿色理念、循环经济也是整个改扩建的理念,现在京沪高速改扩建工程已被交通部评为绿色安全示范工程。”。

  中午12点,天空飘起了小雪花。从蒙阴返回的路上,记者已是饥肠辘辘。为了节省时间,刘纪慧打算去施工工地吃食堂,吃完饭好抓紧赶到下一个施工点。车在泥路上颠簸,1米8多的大汉看着窗外略显惆怅,“作为农民的儿子,他最愿意看到风调雨顺,而作为工程建设者,最担心的也是雨雪天气,因为这是影响施工进度的最不可控的因素。”

  到了工地,由于刚过饭点,工地食堂厨师把饭菜热了热重新端上,两荤两素,主食是馒头米饭,刘纪慧告诉记者,现在施工条件慢慢跟上了,大伙下了工地就会有热水热饭。一天的劳动量很大,很容易疲惫不堪。在现有的条件下,项目也是尽量满足工程人员的要求。

  简单的午餐过后,已是下午2点,刘纪慧顾不上回项目办,又匆匆赶到四段桥梁生产现场。最近气温骤降,他最放心不下桥梁施工。“越冷了我越需要往外跑,就怕出事。”他说,京沪高速临沂段170公里的施工路段中,有37座跨线桥,为了改扩建,都要逐一拆除。去年7月份,在刘纪慧的指挥下,多部门协同作战,12座跨线桥在36个小时内被集中拆除,比预定时间短了9个小时。刘纪慧来的就是未来要替换旧桥的钢筋桥体生产现场。眼下12座桥体陆续完工,已经初步具备安装条件,而刘纪慧却选择“按兵不动”,在他看来,现在的气温比较低,焊接桥体容易产生内部应力,时间一长会产生桥体变形,尽管可以采取封闭棚提温的办法,但是还是希翼等到合适的温度,为保证质量不会盲目赶工期。“过了年,会一起施工,干工程的,谁不想干个百年工程。”

  过了年,不只是建桥,项目剩下的25座桥,也得赶紧拆掉重建。趁着大伙都在,刘纪慧把分管技术、施工的同事们召集在一块儿,商量3月份的拆除计划。先进的BIM系统在大屏幕上清晰的呈现了改扩建的3D模拟图,“比过去方便多了,一目了然,现代的工程施工借助互联网物联网技术,已经变成了智慧工地,原来挖土方要一车一车算,现在无人机一飞,前后一对比,建模后就知道挖掉多少土方,推算出预计时间。”因为在工程项目中最早应用了BIM系统,京沪高速改扩建工程也成为国家交通部的示范工程。

  经过反复讨论,大伙决定上报两套拆除方案,其中一套和去年施工方案一致,另外一套方案,刘纪慧想把桥整体切割后移到路边再粉碎,这样能提高效率,加快拆除时间。“早一天通车,早一天为沂蒙革命老区经济发展做贡献。”

  下午五点多,天已开始暗了下来,刘纪慧又匆匆赶到邳苍分洪道大桥工程段,这一段是改扩建项目中最长的特大桥,施工采取两侧架桥加宽的方案,现在正进入架梁的关键节点,由于新老桥设计的配筋不一样,刘纪慧最担心的是桥体合拢后会产生裂缝,把施工单位负责人召集到现场听取解决方案。刘纪慧告诉记者,“每一个重大工程的方案都需要专家反复论证,每一个施工关键节点都要紧跟”,他还骄傲地说,“原来老桥钢筋密度是20公分一根,现在是10公分一根,承载力翻了一倍,现在国家经济发展了,建设百年工程,舍得投入。”

  一路走下来,已经是晚上7点多。记者已感觉双腿犹如灌铅,可刘纪慧依然在前面健步如飞。从2018年3月开工建设以来,这样的工作节奏早已在刘纪慧的生活中固定了下来。“有时要到济南开会,都是早上5点多出发,八点多到济南。开了一天的会之后,再当天返回临沂,到临沂可能晚上八九点。一天跑六七百公里,一年十几次,我也习惯了。”

  即便是晚上,刘纪慧也不能早早休息。“白天大家都在工地上忙活着,很多总结、汇总的工作,就只能晚上来做”。匆匆吃过晚饭,他就把项目几个负责人叫到了一起,就白天的一些工作、项目进展遇到的难题一项一项进行研究。昏暗的灯光下,几个大男人凑在一起,烟雾缭绕间,一个个问题被提了出来,大家紧张地讨论着。讨论过程中,刘纪慧的手机开始“忙”了起来,微信群里,大家开始留言,刘纪慧也不时通过微信群调度一下其他工作。水喝了一壶又一壶,烟抽了一根又一根,大家说得口干舌燥。不知不觉中,时钟就指向了深夜11点多。

  “平时就是这个节奏,确实很紧张,没办法,工程任务在那摆着,不紧张起来也不行。再说大家都是干这一行的,早就习惯了。这个点你要去工地上看看,肯定还有很多人在坚守岗位,天寒地冻的,大家这真不算什么”刘纪慧淡然地说。而这样紧张的节奏,要一直持续三年。到2021年6月竣工,直到京沪高速公路改扩建工程全部完工。

  “其实,1996年,修京沪高速的时候,我就参与了,当时也是负责施工管理。现在,又来参与改扩建工程。这是一种缘分吧!”

  一段路,二十二年,能把最好的年华献给山东高速公路建设事业,这又何尝不是对一个公路人最好的礼赞、最美的褒奖呢!

  为了完成省委、省政府赋予的职责使命,齐鲁交通发展集团加紧开工了一批高速公路建设项目,眼下在建11条高速公路,里程1027公里。这个冬天,两万余名建设者正奋战在施工一线。“山东的‘路’闻名全国。现在大家的高速公路事业发展又迎来一个大步跨越的时期,不远的将来,大家山东一定会建成的更多更宽更好,再创山东高速建设的辉煌!”这是刘纪慧的展望,更是齐鲁交通人的决心和信心!

0

关注一下,不做时代的旁观者

微信公众号

微信订阅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